All posts by 作者:王欢 编辑:靳梦秋

谷歌母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利润同比下滑29%

   【黄金城科技综合报道 记者 王欢】据《日本经济新闻》4月30日报道,4月29日,美国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1-3月)财报。净利润为66.57亿美元,同比下滑29%。欧盟开出的17亿美元罚单对业绩产生了影响。销售额为363.39亿美元,同比增长17%,低于市场预期,Alphabet的股价在盘后交易中一度下跌7%。

  占销售额85%的广告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5%,达到约307亿美元。面向智能手机和移动终端的广告收入出现增长。不过显示广告点击量的“付费点击量”同比增长39%,较2018年10~12月的增长66%增速大幅放缓。由于与其他企业的竞争激化,广告业务的增长力可能出现减弱。

  该公司的广告业务成为欧盟等相关当局的监视对象。欧盟3月20日以违反欧盟反垄断法为由,向该公司开出17亿美元的罚单。

日企扩大对初创企业投资 5年增长逾8倍

  【黄金城科技综合报道 记者 王欢】据《日本经济新闻》4月30日报道,日本企业对国内初创企业的投资正在扩大。2018年度的投资额达到约3500亿日元,增至5年前的逾8倍。这一金额超过首次公开募股(IPO)的融资额。由于数字化的进展等影响,大企业单独推进创新日益困难。感到焦虑的大企业正在争先恐后地拉拢初创企业。

  从事并购咨询的乐国富(RECOF)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度日本企业对初创企业的投资额达到3457亿日元,比2017年度增加5成。连续2年高于IPO融资额(2018年度约为2200亿日元)。此外,每笔投资的金额也增加6%,达到3.34亿日元,连续2年上升。

  其背景是开放式创新正在取得新的进展。仅凭大企业单独的技术开发可能跟不上世界潮流,希望高效吸取初创企业的最新技术。

  按领域来看,金融科技等表现突出。从事智能手机结算的Origami公司获得丰田金融等的66亿日元投资。涉足云会计软件的freee公司获得LINE和三菱东京UFJ银行的65亿日元投资。

  日本国内的初创企业此前以IPO融资为主流。这是因为金融机构和实业公司对于投资风险较高的新兴企业持慎重态度。

  不过,有分析认为随着实业公司不断投入资金,会出现初创企业的价值被高估的情况。但如果经济出现异变迹象,大企业收缩资金,初创企业也可能被筛选。

  虽说日本国内企业的投资额增加,但仅为美国的40分之1(对未上市企业投资额达到14万亿日元规模)。

日媒梳理平成30年间日企进驻海外所发生的变化

  【黄金城科技综合报道 记者 王欢】《日本经济新闻》4月30日报道称,在平成时代的30年里,日本企业的全球化明显推进。在1985年的广场协议以后,日元迅速升值,日本的制造业失去了出口竞争力。日本国际协力银行(JBIC)包括属于其前身的日本进出口银行时代在内,在平成时代30年里持续进行的日本制造业进驻海外相关调查显示,1989年仅为13.7%的海外生产比例到2018年提高至36.2%。

  进驻海外的主角此前以汽车、电子、机械等日本有代表性的大企业为中心,目前变为中坚和中小企业。在日本国际协力银行以一定条件(在海外拥有3家以上当地法人等)纳入调查对象的企业中,中坚和中小企业的比例从1989年的9.7%提高至2018年的33.2%。

  此前,正如汽车产业所代表的那样,零部件厂商等作为关联方与大企业一起进驻海外的情况很多。但近年来自主进驻海外,获得业务订单的中坚和中小企业也在增加。其背景之一是日本国内的人才不足。

  随着时代的变化,有潜力的进驻目的地也在发生变化。截至1990年代经常名列前茅的美国在2000年代以后下降,中国取而代之。在日本国际协力银行启动有潜力进驻国的调查的1992年以后,中国截至2012年连续21年排在首位。随着中国人工费的上升,日本企业采取“中国+1”战略,印度和东南亚开始受到关注。

  由于新兴市场国家经济的发展,利用低廉的人工费制造产品、在日本和其他国家销售的制造业模式已完全改变。制造符合当地市场需求的产品,分享进驻国的内需蛋糕越来越重要。

  日本外务省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进驻海外的日资企业增至2005年的2.2倍,达到7.6万家。2017年居住在海外的日本人增至1989年的2.3倍,达到135.2万人。对日本人而言,赴海外工作已经不再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