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五月 2019

第六届“共享杯”创新大赛落幕 247件作品获奖

  人民网北京5月14日电 (记者 魏艳 实习生 吉娜)第六届“共享杯”大学生科技资源共享服务创新大赛颁奖会近日在京举行,本届大赛历时7个月,12500余名学生参赛,收集作品1931件,共有247件作品获奖。

  “大学生是我国创新创业的一支有生力量,也是整个社会创新发展的重要基础和源泉。”国家科技基础条件平台中心王瑞丹表示,在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大背景下,促进科技资源开放共享、加强国家科技资源共享服务平台建设成为提升科技创新支撑保障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共享杯”大赛抓住高等院校、科研院所这一科技创新的人才高地,把创新创业教育融入人才培养,提供各种类型的科技资源和开放的创新环境,搭建广阔的创新创业实践平台,切实增强大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创造能力。

  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的关键时期,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重构全球创新版图,大赛专家委员会主席刘德培鼓励大学生改变原有思维模式,抓住机遇,深入探索,开展自主性学习、研究性学习、创新性学习,不断提高针对科学问题的深度挖掘、综合集成和分析解决能力。“在建设创新型国家、形成创新链条的过程中,积极主动地将自己培养成未来的创新型人才。”

  此外,大会还宣布第七届“共享杯”大赛正式启动,本届大赛将设置科学普及、科学研究、科技创新3个赛道及“人口与健康”专项赛,通过互联网、开源技术平台等方式向大学生开放共享更多优质的科技创新资源,在推动科技资源开放和催生大学生创新成果方面持续发力。

  据了解,“共享杯”大赛是科技资源共享领域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品牌赛事,自举办以来就牢牢聚焦大学生群体的创新需求,从题目设置、作品类型、作品评审、奖励扶持等方面贴近大学生的创新特点,并通过国家优质科技资源的开放共享为活动开展提供有效支撑和坚实保障,积极探索科技资源服务创新发展的新模式。

  

智能网联推动汽车产业新变革 标准化成果贡献中国智慧

  人民网天津5月16日电 (记者 魏艳 实习生 吉娜)从天津西青区泰和路与京福路交口到泰和路与津静线交口,全长4公里,双向6车道,3个交叉路口。7日下午,9辆重型商用车分为3组在这条道路上完成了自动驾驶状态下的加速、换道、减速测试任务,实现了全国首次大规模商用车列队跟驰公开验证试验。

  据了解,本次验证试验是我国智能网联汽车标准研究制定的重要内容,也是我国智能网联汽车领域国家标准体系建设的里程碑式事件。

  近年来,汽车行业正在走向电气化时代,全球不少国家和地区公布了燃油车禁售倒计时,我国作为汽车大国也提出要在2025年实现新能源整体市场占比达到20%。与此同时,汽车正在实现智能化和网联化。作为跨产业、跨领域、跨国界的多维度综合技术,智能网联汽车正在成为保障交通安全、改善交通效率、增加乘坐舒适度、减少能耗与污染的综合解决方案,是构建清洁、绿色、智慧城市的重要支柱。

  今年,智能网联汽车技术及产业将进入新的纵深发展阶段,汽车产业生态随之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司副巡视员曹钢表示,随着智能网联汽车技术高速发展和产业化进程不断加快,标准法规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工业和信息化部将立足中国智能网联汽车技术及产业发展的实际情况,不断加快国内标准制定,加强国际标准法规协调,持续推动智能网联汽车技术和产业发展。”

  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发展需要标准化的支撑,标准化是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发展的基础和前提。曹钢介绍,首先要做好行业急需关键标准的研究与制定,加强测试区的协调,推动场地测试标准规范统一与结果互认,有序推进智能网联汽车标准体系和测试评价体系的建设与完善,为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化应用做好前期准备。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标准技术管理司副司长国焕新也表示,要积极开展国际标准化工作,深入参与相关国际法规的制定与协调,在充分吸收借鉴国际经验的同时,向全世界分享我国智能网联汽车标准化成果,提出中国的方案,贡献中国的智慧,共同推动全球智能网联汽车产业技术进步。

  

科学家呼吁支持基因编辑育种技术

  原标题:科学家呼吁支持基因编辑育种技术

  一个国际研究团队日前在美国《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说,基因编辑等新植物育种技术能为全球粮食安全做出重大贡献,是全球消除饥饿和贫困战役的强大补充力量,国际社会应为负责任地利用新技术建立监管框架和支持机制。

  就职于比利时、巴基斯坦、德国、沙特和菲律宾高校或科研机构的7名科学家联合发表文章称,基因编辑技术的最新发展已使通过改变植物内源基因对作物进行改良成为现实。例如基因诱变育种技术就是在不插入外来DNA的情况下修改作物的基因组。

  文章说,基因编辑技术不涉及跨物种的基因转移,相比转基因技术遭受到的阻力会小一些。未来5年内,多个涉及粮食安全的作物可以受益于该技术,以解决长期以来面临的主要病虫害问题,减少对化学杀虫剂的使用需求,以及使植物更能适应极端气候的压力。

  然而2018年,欧洲法院裁定包括CRISPR基因编辑在内的基因诱变技术应被视为转基因技术,这意味着这种技术在欧洲将接受与转基因技术一样的监管。对此许多育种专家表示感到“震惊”和“悲哀”。

  文章作者之一,来自德国哥廷根大学的农业经济学家马丁·凯姆就表示,基因编辑作物并不含外来基因,因此这些作物与传统育种技术培育的作物一样安全,不应该被视为转基因作物进行监管。

  文章指出,要实现全球粮食安全,需要一个完整的体系,需要从过去的经验中吸取教训,那就是创新至关重要,而一个能支持创新的环境同样至关重要。国际社会应该抓住机遇,为应用基因编辑技术制定出建设性的监管和支持体系。

  (据新华社 作者:王子辰)

你爱吃的开心果 8000年前古人就会种了

  原标题:你爱吃的开心果 8000年前古人就会种了

  开心果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商业坚果作物之一,起源于伊朗。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与伊朗科尔曼大学教授阿里·艾斯迈利扎德合作,最近在开心果的沙漠极端环境适应,以及人工选择方面取得合作研究进展。

  许多人不知道,开心果以前的中文名为“阿月浑子”,是漆树科黄连木属的一种落叶小乔木,其果实富含维生素、矿物质和抗氧化元素,具有低脂肪、低卡路里、高纤维的显著特点,对心脑血管疾病、老年性视网膜病变、防衰老等具有医疗保健功效,是世界坚果市场十分畅销的保健休闲食品,近年来已成为世界第五大坚果作物。

  以沙漠干旱地区为家的“西域仙果”

  开心果还是沙漠干旱地区盐碱地水土保持以及有高效经济产出的理想树种。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国内如云南省林科院、北京林业大学等科研机构,以及山东泰安、甘肃甘谷和陇南地区进行了开心果的引种试验,并以中国黄连木做砧木进行嫁接,但由于降雨量大、空气湿度高,果实、枝叶病害严重;同时,因光热条件不足、坚果开裂率低、品质差,因此普遍认为我国内地不具备发展开心果的自然条件。因此,深入了解这种具有重要经济、营养和药用价值的作物,探寻它对非生物胁迫所具有的超强适应性、对干旱和盐胁迫具有的耐受性,有助于理解生物对极端环境的适应以及人工选择作用机制。

  综合开心果对环境条件、灌溉条件、土壤条件等的各项指标要求,我国新疆喀什地区是开心果的适宜栽培区之一。也正因为种植区独特的地理环境、特殊的水土和气候条件及人文因素,形成了喀什开心果特有的品质特性,有“西域仙果”的美称。

  对极端环境适应和驯化机制揭晓

  作为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访问学者,艾斯迈利扎德教授此前针对开心果做了大量研究工作,积累了不同品种种子和表型的大量数据。结合昆明动物研究所的基因组学和进化生物学学科优势,双方展开了合作。他们利用二代及三代测序技术绘出了开心果基因组草图,比较基因组的分析结果表明,开心果对环境压力的适应性可能与细胞色素P450和几丁质酶基因家族的扩增有关。针对耐盐实验前后的样本进行的比较转录组学研究,他们还发现茉莉酸生物合成途径在开心果耐盐性中起着重要作用。

  “我们还对93个栽培种、14个野生种以及35个与野生开心果近缘物种进行了重测序,揭示了开心果的群体结构特征、遗传多样性以及驯化。”参与此项研究的吴东东博士说,他们发现在不同的野生开心果物种之间,存在频繁的遗传物质交流。比较群体基因组分析显示开心果大概在距今8000年前开始被驯化,并经历了二段式的驯化过程,一些古老的栽培品种显示与野生种具有更近的亲缘关系,而广泛栽培的品种则是经历了后期的育种以及改良。

  研究中,他们还鉴定了驯化过程中受到人工选择的、与树体和种子重量、植株大小相关的关键基因。这些基因在开心果驯化过程中,与人工选择作用和农业经济性状密切相关。相关成果在线发表于权威期刊《基因组生物学》上。

引力波真的是波吗?科学家想这样验证

  原标题:引力波真的是波吗?科学家想这样验证

  自几年前人类首次探测到引力波以来,公众所熟知的“波”里又多了一名重要成员。但引力波真的是波吗?

  为了搞明白这件事,我国科学家与波兰西里西亚大学研究人员联合开展研究,设计出利用微引力透镜效应验证引力波波动性的观测策略,该研究于近日发表在美国《天体物理学杂志》上。

  进一步验证引力波的波动性

  历史上,光的本性被描述成波或粒子。这两种观点分别由不同的实验证实,因此在科学界内部存在激烈争论。最终,随着量子力学的建立,科学家接受了波粒二象性。

  那么引力波是否也和光波具有同样的特征?

  2015年以来,美国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LIGO)和欧洲处女座引力波探测器(VIRGO)已多次探测到引力波事件。

  “引力波和光一样,都由波动方程描述,也应该具有衍射、干涉等波动性。但引力波的波源是天体,这意味着科学家难以像测量光的波动性一样在实验室设计实验系统。”该研究第一作者、武汉理工大学理学院副教授廖恺说,设计验证引力波波动性观测策略的意义正在于此。

  “目前已探测到的十几次双中子星并合事件已经验证了引力波波动性。然而,这样的验证是在同一个地点(地球)波形依赖的验证。”论文通讯作者、武汉大学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特聘研究员范锡龙说,历史上光的波动性是通过空间衍射和干涉条纹观测直接验证的,作为类比,他们希望引力波也能够探测到这样的效应来进一步验证其波动性。

  微引力透镜效应派上用场

  科研人员设计的观测策略利用了引力透镜效应,其原理是光或引力波在大质量天体附近会发生偏折,类似于几何光学的透镜效应。

  “我们可以把透镜体例如恒星或暗物质看成衍射障碍物。”廖恺介绍,在引力透镜效应下,当波长相对透镜体很小时,引力波和光波一样由几何近似描述;当波长和透镜可以比拟时应该由波动近似描述;当波长很长时,障碍物完全不产生影响,引力直接穿过。

  当透镜体质量为恒星量级时,光学望远镜不足以分辨两个像,科学家把这种现象称为微引力透镜。利用连续引力波波源、透镜体和地面引力波探测器也可以观测引力波微引力透镜效应。

  范锡龙解释说,利用上述三者的相对运动来造成相对空间变化,在透镜系统位置构型、引力波频率和透镜体质量同时满足一定条件时,可以探测引力波的空间衍射或干涉条纹,从而验证引力波的波动性。

  非球对称中子星是观测目标

  该研究提出的具体方案是:快速自转的非球对称中子星可以持续辐射准单色引力波,伴随地球运动,地面引力波探测器可在几个月到几年期间探测到连续引力波衍射或干涉的空间条纹。

  “源、透镜体和地球运动使得地球能够经历衍射屏上的不同点,但这个过程需要几个月。非球对称自转中子星可以产生长时间稳定的单色波,因此能够提供稳定的干涉、衍射条纹。干涉、衍射振幅变化时间尺度远大于地球自转对应的时间尺度,因此能够很好地区分。” 范锡龙解释说。

  这项研究还详细探讨了这类事件的发生率。廖恺介绍,在银河系的核球中存在约10亿个中子星,同时球状星团中也存在几千个中子星。当中子星、透镜体和地球近似成一条线时就能发生引力透镜效应。在不同的银河系模型下,这样的概率大约有万分之一到百分之一。

  “因此只要我们能够探测足够多的中子星,就有希望探测到其微引力透镜效应。”范锡龙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在整个过程中存在一个不确定因素,即目前仍不清楚中子星椭率到底有多大。另外,非球对称自转中子星产生的单色引力波信号十分微弱,需要观测几个月时间并且要有优良的算法提取信号。

地球生命来自另一个星系吗

  原标题:地球生命来自另一个星系吗

  2017年秋季,雪茄形状的“奥陌陌”(Oumuamua)闯入太阳系,成为科学家发现并证实的首个星际访客,在科学界引发了不少的喧哗与骚动。尽管它是小行星、彗星还是外星飞船还是个未知数,但美国科学家近日表示,类似“奥陌陌”这样的“天外飞仙”或许并不特别,而且,地球上生命的构成元素可能源于其他恒星系,它们搭乘“奥陌陌”这类星际访客的便车到达地球。

  但目前,这些还只是假设,我们需要借助未来的大型望远镜,“抓捕”更多类似“奥陌陌”的天体进行深入研究,才能获得最终答案。

  “奥陌陌”并不特别

  研究人员表示,“奥陌陌”是我们在太阳系内观察到的首个获得确认的星际物体,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有史以来首个到达太阳系的星际物体。

  “我们认为,像‘奥陌陌’这样的物体……在任何时候,在距离太阳1个天文单位(地球与太阳之间的平均距离,约1.5亿公里)的地方,都会存在一个。”在上个月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举行的“突破讨论”(Breakthrough Discuss)大会上,科罗拉多州西南研究所空间研究系负责人、行星科学家比尔·波特说,“这实际上具有非常有意义的影响,类似‘奥陌陌’的物体可能将生命从一个天体带到另一个天体。”

  这一想法被称为“有生源说”(panspermia)——19世纪70年代科学家提出的猜测地球生命来自太空的学说。当时英国物理学家洛德·凯尔文认为,外星细菌可搭乘彗星或流星到达地球,并在地球上繁衍生息;另有一些科学家则认为,微生物可嵌入灰尘微粒中穿过星系,它们通过轻微的恒星放射线压力从一个行星系统运行至另一个行星系统。

  可以为微生物提供隔热防辐射保护

  目前,“奥陌陌”的确切尺寸还是个未知数,但研究人员认为,它的最长尺寸不超过800米。该物体在远离太阳时会显示出“非引力加速”,这使人们纷纷猜测,“奥陌陌”可能是某种外星太空船。

  但更普遍的观点认为,这个太阳系的“闯入者”很冰冷,它的奇怪运动由类似彗星的排放气体所引起。当彗星接近太阳时,其上的冰会从固体直接升华成气体,形成彗星巨大的彗头以及长长的彗尾。当这些气体被释放出来之后,天文学家就能使用望远镜来研究并确定它们的组成。

  夏威夷大学天文学研究所天体生物学家凯伦·米奇在参与“突破讨论”小组讨论时表示:“这告诉我们,冰可以经历如此漫长的旅途而保存下来。”先前对我们太阳系内彗星和其他小天体的研究表明,类似“奥陌陌”这样的物体有良好的隔热和防辐射功能,对于任何可能“搭便车”的微生物来说,这都是好消息。“活有机物可以在‘奥陌陌’内部得到很好的保护。”

  天文学家目前还没有找到孕育“奥陌陌”的恒星系统,所以我们并不知道,“奥陌陌”是在多久以前被喷射到黑暗和寒冷的星际尘埃中的。但米奇说,它可能已经在星际空间穿越了1000万年甚至更长时间。

  寻找下一个星际物体进行研究

  当然,目前还不清楚“奥陌陌”上搭载的任何假定生物是否能在与地球的撞击中幸免于难。米奇说,这一冰冷的物体以相对于我们星球215000公里/小时的速度朝我们撞来,“这是一个非常高的撞击速度”。

  对此,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天文学和天体物理学系教授斯特恩·西古德松在“突破讨论”大会上的另一场演讲中表示,“奥陌陌”及其上的“乘客”可能相当松软,所以在撞击地球后,可能会相对温和地降落并在闯入我们的大气层时散开。

  西古德松说,哈佛大学天文学系主任艾维·劳埃伯和其他人以前的工作,以及他自己的计算表明,在我们这个星球近46亿年的历史中,大约有100个类似“奥陌陌”的天体撞击过地球,“所以,是否其中一个这样的天体内部有生物群,我们并不知道”。

  劳埃伯补充说,我们不清楚“奥陌陌”现在到底在哪里,“因此,寻找下一个星际物体更有意义”。功能强大的大型天气测量望远镜(SST)计划于明年从智利升空,开始观测天空,当它“满血”运行时,可能会每个月发现一个星际物体,供我们研究。

  此外,科学家提出,也有可能很久以前生命只是经过了短短的距离就到达地球。我们太阳系中的类地行星相当有规律地交换岩石,这一点,地球上不断增加的火星陨石可以作证。事实上,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地球上的生命可能始于红色星球,一块火星石头在一次强烈的撞击中到达地球。

  当然,所有这一切都还只是假说,还需要更多科学证据,才能揭示人类的终极谜题之一——我们从哪里来。(刘霞)

最新的联合国报告称:百万物种濒临灭绝

  原标题:百万物种濒临灭绝

  据每日科学网7日消息,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日前发布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警告称:全球物种正在以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衰退,物种加速灭绝可能对世界各地的人们造成严重影响。这也是迄今为止最全面的一份全球自然损失评估报告。

  新发布的报告包括1800页评估及39页《决策者摘要》,由来自50个国家的145名专家合力撰写,过去3年中得到了另外310位撰稿人的参与。报告评估了过去50年的变化,全面描述了经济发展路径及其对自然的“伤害”。它还为未来几十年提供了一系列可能的方案。

  报告显示,人类无止境的消费正在毁掉大自然——如今在全世界800万个物种中,有100万个正因人类而遭受灭绝威胁,约50万种动植物当前“欠缺长期生存的栖息地”,全球物种灭绝的“平均速度已经数十倍甚至数百倍于千万年前”。

  报告称,栖息地日益缩小、自然资源过度开采、气候变化以及污染,是地球物种损失的主因,这些因素正在威胁全世界40%以上的两栖类动物、33%的珊瑚礁和1/3以上的海洋哺乳动物,它们都面临灭绝风险。

  IPBES主席罗伯特·沃森表示:“所有物种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正以史无前例的速度恶化。其正侵蚀我们的经济、生计、粮食安全、健康和全球生活质量的基础。”但他认为要做出改变还为时不晚,为了保护地球,人类需要从各个层面进行全面“转型变革”。

  该报告列举了人类活动导致物种减少的“五大因素”:为城市发展大量夷平林地;全球海洋过量捕鱼;广泛使用石化燃料加速全球变暖;污染陆地和水;容许入侵物种斥原生的动植物。

  总编辑圈点

  自有文明以来,人类行为一直影响地球生态,但在最近50年里,人为痕迹已给地球烙上深度伤痕。有科学家甚至担心,我们即将使地球陷入自6600万年前恐龙灭绝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物种灭绝。停止和扭转这些可怕的趋势,需要经济制度、政治和社会理念的全面配合,为了避免更加黯淡悲惨的未来,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反思人类与自然互动的各方面,并使自己成为地球生命的管理员。(记者张梦然)

黑洞照片太模糊 把射电望远镜搬上天试试!

  原标题:黑洞照片太模糊 把射电望远镜搬上天试试!

  给黑洞拍照片曾掀起巨大的科技热潮,但很多人都说,那张照片是不是太模糊了?日前,荷兰奈梅亨大学与欧洲航天局等机构的专家提出了新方案:将射电望远镜搬上太空,以大幅提高黑洞照片分辨率。

  研究人员在《天文学与天体物理学》杂志上撰文指出,可以在地球轨道上布置2—3个射电望远镜,通过太空甚长基线干涉测量(SVLBI)技术组成事件视界成像仪(EHI)。EHI拍摄黑洞的清晰度是地球上的事件视界望远镜(EHT)的5倍,能够拍到EHT拍不到的更小黑洞。

  众所周知,EHT由位于智利、南极、美国等地的8个射电望远镜组成,未来将扩展到11个。4月10日,EHT组织召开全球新闻发布会,公布了人类历史上首张黑洞照片。

  射电天文学教授海诺·法尔克称,EHI可以拍出近乎完美的图像来了解黑洞的真实细节。如果图像与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有所偏差,就可以发现这些偏差。

  奈梅亨大学天体物理系博士弗里克·罗洛夫斯表示,卫星上的射电望远镜相比地面上的更有优势。在太空中,可以用更高频率的无线电进行观测,而不会被大气干扰过滤。此外,卫星之间的距离更远,组成的望远镜口径更大。

  罗洛夫斯还说,从科学的角度来看,EHI很有希望,但在技术层面上,仍有很多难题需要克服。

  奈梅亨大学和欧洲航天局的研究人员论证了该项目的技术可行性。奈梅亨大学无线电实验室研究员库德里亚索夫归纳了EHI面临的两个技术难题:一是对卫星位置和速度的测量精度要求很高;二是卫星将通过激光通信交换数据,而且数据在被传回地球做进一步分析之前,需在卫星上进行前期处理。但库德里亚索夫仍坚信:“这个项目可行!”

  法尔克透露,研究团队正在考虑一个混合系统,即太空望远镜和地球上的望远镜相结合。“这样的混合系统或许可以拍摄黑洞的运动图像,而且你可能观察到更多、更小的细节。”(胡定坤)

美计划研制全球最快E级超算

  原标题:美计划研制全球最快E级超算

  美国能源部7日宣布,将斥资6亿美元授权美国克雷公司(Cray)和超威公司(AMD)研制代号“前沿”(Frontier)的E级超算。其浮点运算速度可达每秒150亿亿次,预计2021年交付。美国能源部称,“前沿”有望成为全球最快超级计算机。

  “前沿”到底有多强?超威公司公布的资料显示,“前沿”的计算速度相当于当前全球速度最快的160台超算的总和,网络带宽是普通家庭互联网的2400万倍,足以在一秒钟内下载10万部高清电影。该系统将安装在美国能源部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实际占地面积将近700平方米,电缆长度达到145公里。

  “前沿”因何而强?其采用克雷公司的Shasta超级计算系统及Slingshot高性能互连设备,超威公司将针对高性能计算和人工智能应用为其定制霄龙中央处理器(CPU)和Radeon Instinct图形处理器(GPU)。

  超级计算机都是耗电能手。“前沿”由100个机柜组成,每个机柜的额定功率为300千瓦,整个系统的功率超过30兆瓦。相比之下,当前全球最强超算、同样位于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顶点”(Summit),功率为13兆瓦。

  事实上,“前沿”已经够省电了。它的计算速度超过“顶点”7倍,功率却不到其3倍。相比5年前科学家们对E级超算用电量的评估,“前沿”节约了50%的能耗,这主要得益于克雷和超威公司共同设计的CPU-GPU异构并行计算结构。此外,6亿美元的预算也不算高,“顶点”的成本已经高达2.14亿美元。(胡定坤)

侏罗纪具膜质翅膀的“长臂浑元龙”发现

  原标题:侏罗纪具膜质翅膀的“长臂浑元龙”发现

  5月8日,《自然》杂志以封面文章形式发表了中科院古脊椎所研究人员的一项成果:侏罗纪的善攀鸟龙类揭示了膜质翅膀在恐龙中的演化,展示了在恐龙—鸟类演化历程中出现大量意想不到的适应飞行的尝试。

  在脊椎动物漫长的演化史中,翼龙、鸟类和蝙蝠都独立演化出了形态迥异的飞行结构。相对而言,翼龙和蝙蝠的化石记录不完整,而随着不断发现的带羽毛恐龙和早期鸟类化石,有关鸟类飞行起源这一重要科学问题取得了重要进展。其中善攀鸟龙类的发现则揭示了“一条匪夷所思的征服蓝天之旅”。

  善攀鸟龙类是恐龙家族中最为怪异的类群,生活在中—晚侏罗世。它的头骨高耸、四肢纤细、第三手指(最外侧的手指)加长、尾骨缩短等,俨然是恐龙和鸟类的“混合体”,一度被认为和鸟类具有最近亲缘关系的兽脚类恐龙。

  2017年,周忠和团队在辽宁晚侏罗世地层考察时获得一件新化石。他们研究后认为这是一类新的善攀鸟龙类,并将其命名为长臂浑元龙。

  浑元龙体长约32厘米,体重约306克。它具有原始鸟类那样的尾综骨,缩短的尾骨能将身体重心前移,有利于在飞行时保持稳定。研究人员在浑元龙上发现了棒状长骨和翼膜,这就为棒状长骨和翼膜在善攀鸟龙类中的出现提供了确切无疑的证据。浑元龙体内保存有胃石和疑似尚未完全消化的骨质胃容物,这是在善攀鸟龙类中首次发现的与食性相关的证据,研究人员推测其为杂食性。

  已知的善攀鸟龙类均生活在晚侏罗世,类似的膜质翅膀没有在白垩纪的恐龙中出现。由飞羽构成的翅膀自晚侏罗世出现,经过漫长的演化最终形成了鸟类的羽翼。(记者李大庆)